您好,歡迎來到商道網

服飾資訊

Purchasing information

首頁 > 服飾 > 國際服裝

關于亞洲時尚可持續發展 需要形成完整意識形態

    對于大多數香港本地人來說,居住在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城市之一意味著鞋盒大小的公寓和天價的房租,但ChristinaDean看到了一線希望。

    “這個城市很小,但是擠滿了有影響力的人,”這位非政府組織Redress的創始人和董事會主席說道,該組織致力于減少時裝業的紡織品浪費。就在上周,公司頒發了其第九屆設計獎,這是一個由當地官方、聯邦快遞(UPS)和中國領先的時尚集團江南布衣JNBY等贊助的全球最大的可持續發展時裝競賽,今年的獲獎者將與贊助方一起設計一個可持續發展的零售系列。

    “紡織品和原材料行業的利益相關者、投資者、非政府組織、碳排放、供應鏈、物流、航運、出口、立法委員會等領域的專家……整個行業都抱著一塊石頭不放,這是理想的合作方式。”但Dean表示,這只是香港已準備好成為亞洲下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時尚中心的原因之一。

    服裝品牌的工廠和加工車間可能散布在亞洲其它地區,但許多公司的總部都設在香港——一個自由港和全球第三大物流中心——以避開進口貨物的關稅和低廉的物流成本。

    “上世紀50年代,香港是亞洲最大的服裝出口城市之一。(如今)情況并非如此,但我們保留了大量的制造專業知識和技術訣竅。”Dean對BoF說道,“當地企業在全球300個地點擁有工廠,距離全球50%的人口所在地只有5小時的飛行距離,這是一個巨大的競爭優勢。”

    這座城市并不缺少改變游戲規則的時尚企業。比如高端道德基礎產品制造商Grana,該公司采用Everlane式的透明度和定價方式;而作為RalphLauren、HugoBoss和TommyHilfiger的第三方,全球最大的襯衫制造商溢達集團(Esquel),目前正在中國、馬來西亞、毛里求斯、斯里蘭卡和越南的工廠進行天然染料再工業化和自動化生產。

    然而,毗鄰香港的臺灣地區,在功能性面料制造方面處于全球領先地位,可能會挑戰香港作為亞洲生態時尚之都的地位。

    作為創新紡織的一個被忽視的熱點,加工巨頭星泰(Singtex)和Tex-Ray開發了由咖啡渣、咖啡豆和竹纖維制成的耐用且環保的織物,而獨立品牌Weavism則將魚鱗中的膠原蛋白肽與人造絲纖維結合起來,為適應當地潮濕的氣候而開發功能性的防紫外線、防臭產品。

    根據地方紡織研究所(TTRI)的數據,全球品牌如UnderArmour使用的約50%的運動服面料,以及從NorthFace到Columbia等戶外品牌使用的近80%的面料都在該地區生產。因此,小小的改變就可能在全球掀起巨大的波瀾。“這里有很多企業是功能性織物方面的專家,我們擁有自動化和制造技術,可以在工業規模上推動可持續發展,”Weavism創始人TonyChen表示道。

    香港擁有如Redress、Grana和溢達等綠色機構、企業,在這里也擁有自己的綠色組織和品牌。行業組織FashionRevolution、設計機構RenatoLab和NbtStudio、綠色美容和生活方式品牌Greenvines,以及獨立設計師如HowmaXuxuwear、Projectbyh和Voome都擁有忠實的追隨者。

    對于這兩地來說,過去幾個月充滿了科學突破。今年10月,紡織品供應商遠東新世紀公司推出了一種能夠溶解聚酯和過濾聚合物的化學回收方案。同月,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究所(HKRITA)與H&H基金會合作,共同研發了一種回收紡織品而不會造成質量損失的化學工藝——這是一項開創性的突破,預計將擴大規模,應用于全球時裝業。紡織公司諾維泰克斯(Novetex)在香港的新循環再造紡紗廠已經利用了該項技術技術。

    隨著大中華地區的垃圾越積越多,科技突破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南華早報》(SouthChinaMorningPost)稱,香港人每天丟棄340噸紡織廢料,而《臺灣新聞》(TaiwanNews)估計,在臺灣地區,每分鐘有438件衣服被丟棄。盡管中國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來解決污染、燃煤排放和鼓勵更環保的投資,但紡織廢料并不是其首要任務。根據戰略咨詢公司CollectiveResponsibility的數據,中國生產的紡織品中有45%被浪費。

    隨著中國將在2019年成為世界最大的時裝市場,環保倡議至關重要,并可能在亞洲乃至世界范圍內產生影響。“當我們說了什么,亞洲其它地區就會聆聽,”Dean強調:“日本和韓國超級酷,但我說的不是街頭服裝潮流。我說的是這個領域的領導力和變革的本質。”

    雖然潛力是存在的,但挑戰也是存在的。盡管技術專長和工業能力提升臺灣地區成為可持續發展中心的潛力,但TonyChen認為,工業化方式還有很多不足之處。“許多工廠認為,回收塑料瓶和網來生產滌綸純粹是一項好生意,因此回收過程已經實現了工業化。”他說道:“說到底,我們仍在向全世界生產大量塑料,最終得到的是這種產品。”

    雖然亞洲地區也有一些顛覆性企業,但與主流商業模式相比,該領域的初創企業相形見絀。“我們談論的是租賃平臺和循環經濟,但從整體來看,它們微不足道,”現代傳播編輯總監、可持續發展創意機構Yehyehyeh的創始人葉曉薇(ShawyYeh)表示,很少有人在改變舊的商業模式,這種模式依賴于快速的周轉和大規模生產。

    正如全球的情況一樣,需要大力教育該區域廣大人民,使他們了解可持續性的日常行為。Dean表示:“許多亞洲消費者對消費及其對地球的影響有著更為深刻的認識,因為他們看到了消費,吃到了消費,吸到了消費,喝到了消費。但在這種意識和行動之間存在差距……對它的教育理解還不到位。”

    從好的方面看,兩岸三地的科技基礎設施可以大大釋放該地區的生態潛力。“我們沉迷于手機,所有時間都花在微信上,但人們也可以使用這款應用進行捐款,”葉曉薇說道:“在提出后勤問題的解決方案方面,我們有一個巨大的潛在人才群體。”

    只要人才、技術和企業處于合適的位置,包括消費者在內的利益相關者就需要推動對話向前發展。“現在說某個地區是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時尚中心還為時過早。”上海時裝周副秘書長呂曉蕾對BoF說:“但是,由于擁有眾多的紡織品制造商和廣闊的消費市場,如果可持續時裝被生態系統所接受,該地區將為對話做出很大貢獻。”

責任編輯:李彩霞 1

微信掃碼支付完成后,點此文章自動刪除
彩票网站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