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商道網

印刷資訊

Purchasing information

首頁 > 印刷 > 國內印刷

一本本好書喚起一代代人記憶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七十華誕,與共和國同齡的“共和國第一店”——王府井書店,作為連接知識與讀者的橋梁,見證了時代的變遷、社會的發展和文化的進步。一路走來,書店培育了一大批忠實讀者,與之構建信任的同時,也捕捉到他們閱讀動態的一些變化。

  新中國成立初期,知識的獲取途徑只有書籍、報刊,時常光顧書店的讀者多對知識渴望強烈。隨著時代發展,從紙媒到網媒的過程也發生轉變,閱讀方式也更加多元。但即使在網媒飛速發展的當下,紙質圖書購買能動性也絲毫未減,聞著書墨香氣閱讀可以使讀者把書讀透,知識在腦中匯聚、升華,這都是促使讀者持續集中于紙媒閱讀方式的原因。

  談及閱讀情況,早已成為全社會焦點,隨著近幾年“全民閱讀”推廣和“書香文化建設”步伐的加快,閱讀習慣這一概念也在重塑的過程中。就書店對讀者進行分析,愛好、實用和體驗是他們前往實體書店的動力。相關調查數據顯示,在讀書品類的選擇上,文學類仍是閱讀題材榜首,其次是社科經管類圖書。不同年齡段對圖書的需求有較大差異,社科、哲學類更受“60后”“70后”歡迎,“80后”偏愛經管、生活類圖書,社會新人“90后”則更青睞文學和勵志類書籍。學歷越高,職業規劃目的越明確的群體,則對閱讀實用性要求越高。

  1978年開啟的改革開放大幕,把科學文化推進盎然的春天,激發人民群眾的精神需求。各界讀者在王府井書店排起長龍,書店內常常門庭若市,讀者絡繹不絕。但是在40年后的今天已經很少看到人滿為患的書店,因為改革開放在社會生活的點點滴滴中影響著人們的素質涵養與精神層次。書店作為引導、推廣大眾閱讀習慣的陣地,為了促進實用性與享受性閱讀的結合,也不斷努力,經營項目拓展、宣傳方式多樣、促銷活動頻出皆是手段。生活節奏快、工作壓力大是讀者閱讀習慣養成的最大困難,刺激讀者購買欲的因素從單一的學習需求向多元轉變。實體書店逐步推行文化、休閑、娛樂一體的經營策略,開啟不斷創新擴展的新階段。比如線上線下的融合、對文創產品的融合,都是為了滿足讀者多元化、個性化需求做探索。

  追溯王府井書店的歷史,70年的時間,見證了時代的變遷。這中間書店經歷過高考恢復,教輔書一上架就售空;中外文學名著讀者排隊購買;明星作者的誕生,簽售場景的火爆……很多人說,一本好書能夠喚起人們一個時期的閱讀記憶,一本暢銷書更能反映大眾文化思想的蛻變。

  改革開放后,國人思想解放,渴望放眼世界,暢銷書層出不窮。國外著作,昆德拉的哲理小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出版后大受歡迎;《時間簡史》被翻譯成40種文字;《誰動了我的奶酪?》創造了當時出版業的奇跡,在各類暢銷書排行榜位居前列。國內出版物中工具書、教材教輔類圖書是閱讀主流。1987年張藝謀將莫言原著《紅高粱家族》搬上大熒幕,引起強烈反響;《金庸作品集》受到了很多收藏愛好者的青睞;近年國內科幻類暢銷書《三體》大熱,作者也憑借該書獲得“雨果獎”。可見,世界一直在變化,讀者的閱讀需求也更多元化。

  回到25年前的1994年,那是王府井書店生命航程中的巨大轉折點。當年,北京市政府決定通過招商引資,對王府井大街進行改造,處在大街黃金區域的王府井書店似乎迎來了一次飛躍的機遇。然而在拆遷改造過程中引發的一場爭議,“黃金地段還要不要文化企業”,使王府井書店的去留問題成為當時社會議論的一個熱點。幸運的是,出席全國兩會的數十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提出議案和提案,呼吁在改造王府井大街時,要妥善安排,保留新華書店。金秋十月,千萬讀者盼來驚天喜訊。北京市政府在當年10月31日表態:“王府井書店是首都精神文明建設的窗口,是國家級書店,它的位置仍然在王府井大街。面臨即將到來的21世紀,書店一定要建成高檔次、高水平、一流的現代化書店。”

  現如今,書店不僅是售賣圖書的地方,而且處于文化宣傳的前沿,是弘揚社會主旋律、傳播先進文化、引領文化潮流的重要場所,每一個重大的歷史節點上,都可以看到新華書店的影子,70年來為推動首都文化中心建設作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微信掃碼支付完成后,點此文章自動刪除
彩票网站源码